草莓味的冰淇淋

本坑王我,万年坑都没填完

一章有点长,所以我分成上下两章,或者是一章当两章更,亲们可以提建议哦

        今天夏之光做值日,兼放学打扫卫生小组组长。组员都做完走了,他还尽职尽责一扇窗户一扇窗户检查有没有关好。  
    
         夏之光把所有该检查的都检查完了,要关灯锁门了,陈泽希还趴在座位上睡著,好像他从下午上学起就一直趴到现在放学。

        门外几个小跟班一直在探头探脑,也不敢进来叫他:谁敢打扰“老大”休息呢。      

        夏之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敲了敲他桌子:“你还好吗?”   
    
      对方没动弹。 夏之光又趴底了点身子   

    “喂?你还好吗?我要关门了。”

         鼻尖一股奶香味,甜腻的让人想要狠狠地蹂躏。

     陈泽希这才抬起头,挠了挠头发。额头上还有压了很久形成的红印子。  

      夏之光从来没有这麽近地看过陈泽希。

         印象里父亲告诫过离黑社会小混混远一点,而且他的小跟班风评也都不怎麽样。  

以至於他以为黑道的都应该戴著墨镜满脸横肉的,生出来的儿子也应该是脾气骄纵暴戾无比的。 可面前的这位好像不一样。   

       他的五官是很不羁,但是也不至於很凶恶。 眼窝深陷,鼻梁高挺,轮廓很硬,还有一点点异国风情的帅气。

       头发也是纯正的黑,发型虽然不是平头,也不至於会令教导主任喷血 不像路边那些小混混,染得乱七八糟,还前面一撮后面一撮的。

     最令夏之光惊讶的是,他眼睛。虽然跟平常人的一样,但总感觉好像一眼能把人看透

         盯著对方眼睛看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夏之光有点害怕对方会不会因为自己打扰了他睡觉而暴走。

     出乎意料的是那人只是问:“几点了?”       他的声音冷冰冰的,就像他的表情一样不带任何温度。

        “五点半了,我要锁门了。”    夏之光有些紧张

   那人站起来就往外走,秦戈这才发现他连书包都没带。抽屉里也只是凌乱地散著一些杂志。

      看他走得摇摇晃晃的,还伸手挠后脑的头发,夏之光鬼使神差地就开口问:“你下午睡了那麽久,你生病了吗?”      
      那人也不答话,径自走了出去。门外一帮小喽罗狗腿地就贴上来

“老大今天想吃什麽?”

“老大想去哪儿玩?”    
  
     远远地听到低低的不耐烦的:“回家去,吃什麽吃。”

      夏之光把他的坐椅塞到桌子下面,看了一眼整洁的教室,才关灯锁门。  
     校门口,私家车正在等著他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