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味的冰淇淋

本坑王我,万年坑都没填完

第三章

里面有自己加的部分,是为了和希光两人符合,原著如果看不惯,可以自行跳跃😇

 “何叔叔好。”

      夏之光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一丝不苟扣好安全

带,把书包放在膝盖上。

      “小少爷好。”

      何荣利落地一打方向盘,车子平稳而迅速地向前驶去。

      夏之光看著窗外的风景,高楼一幢幢掠过去,忍不

住想起下午那张令他印象深刻的脸庞。

       刚上初中就听说同班有个黑道子弟,父亲就叮嘱他

能离他多远就尽量离多远,这种人沾上了没好事。

           从那以后他就对这个同窗视而不见,不交作业也

好,上课睡觉也好,由他去,好在他上课也不捣乱。

       今天如此近地直视了他的脸庞和双眸,心里竟然一

直咚咚如擂鼓,怎麽都停不下来。
          
          他那两句冷淡的话也像在耳朵边上生了根,一直荡来荡去。

      他终於忍不住开口:“何叔叔。”

      “什麽事,小少爷?”

      “嗯……你知道陈广吗?”他不敢直接问陈泽希,他怕

何荣回头报告给父亲。其实报告给父亲也不怎麽样,他

就是直觉地不想。
      “陈广啊,本地黑道老大呢,红帮现任帮主。说起来

他还真传奇,小时候父母双无,流落在外,被老帮主捡

到领回去当义子养。

        陈广也争气,手脚勤快脑袋活络,会做事会说

话,很快就荣升老帮主左右手。

    后来老帮主猝然过世,没指定继承人。

老帮主儿子在出殡那天发难,想剪除陈广。

        结果陈广早有准备,把老帮主亲儿子扫荡了干

净,之后雷厉风行一番作为,确立了自己新帮主地

位。这人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行家啊。”
     

          夏之光想听的一个字没有,有些郁闷,还是作罢了。
          
        何荣见夏之光没说话,忍不住就补了一句:“小少

爷现在跟陈泽希一个班要多小心,惹到黑道真不是吃素

的。虽然咱们不怕他们,但是撕破脸大家都不好做生

意。特别是你们小辈年轻气盛的……”
      
夏之光转过脸笑笑:“知道啦,何叔叔。 ”

      “嘿嘿,我又罗嗦了。”哎哎,不过夏氏这基因真不是

盖的,大少爷英武小少爷俊秀,小少爷一笑,哎哟真是

快闪花眼了。
      
      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夏之光有意无意地就有些注意陈泽希

      虽然父亲和何叔叔都一再叮嘱,但好奇心害死

猫,越不让看的就越想去看。

        而且他真的……真的有种不同的气场……
    
      夏之光家里的男人都算杰出了。

          父亲在商界号称“儒商”,哥哥也英武刚毅,连N届

学生会主席,但是都不像他那样的,好像视周遭如尘

土,谁都入不了他法眼般的淡漠,甚至是不屑。
      
       他……平时都在想什麽呢……
     
     教室里,走廊上,偶尔两个人擦身而过,那人像是

没事人般的,像那天什麽事都没发生一样,一眼都没看
过他。
      
     夏之光从操场经过,看见他又在踢足球。球场上十几

个人,他仍然能一眼辨识出他来。

      陈泽希常常上课迟到,主要就是跟一帮喽罗打篮球。
      他跑的很快,头发飞扬在风里,白色的T 恤被风吹

得呼呼的抖动。
      
        他抢球射篮,姿势妙不可言,整个人几乎都要飞起

来。就连之后停下等待球进的姿势都桀骜不驯到极点。
      
      夏之光看了一眼,继续默默地向前走。
      
        突然听到有人在大吼,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左

耳嗡嗡地响,左边脸颊像发烧一样疼,他下意识捂著脸

转过头去,一帮踢球的男孩子正在向他奔过来。以陈泽

希为首。逆光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夏之光很快被围住了,他垂下眼去。
      
“不好意思啊,你今天真背运咧。”一个男生不顶认真地

说道,立刻就被陈泽希赏了狠狠一个暴栗。
      
“啊!老大!”那个男生哀号起来,眉毛眼睛一起耷拉下

来,捂著脑袋说道:“呃 ……对不起啊……我无意的……”
     
 “没关系。”夏之光摆了摆手。
      
      正要往前走,那人却上前一步挡在他前面,夏之光

有些惊愕地抬头,那人拉开他捂著脸的手,伸出两只手

指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左脸扳过去,低头仔细看著他

的脸颊。
      一瞬间夏之光心脏狂跳,血液都往脸上涌去,只觉

得左脸更火烫。

       那人不羁的脸庞就近在眼前,连浓密的睫毛都看得

一清二楚,清澈的双眸更是紧紧锁著他,夏之光一时傻

的不知如何反应。
      陈泽希稍稍皱起了眉头,小孩半边脸颊红红的,眼

睛里全是雾气,好像一闭眼,眼泪就能决堤而出,眼神

里尽显委屈
      
     陈泽希伸出食指中指轻轻摩挲了下他脸颊,像是在

确认没事般。周围围著的一圈男生嘴巴大得都能塞鸡蛋


“老大……”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