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味的冰淇淋

本坑王我,万年坑都没填完

第五章

        之前有几场篮球比赛,大清早就去训练,回家冲个澡就睡了。😊
     
       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没更,以后会尽量多更,因为这几天还要训练😂
       
          大家可以猜猜郭子凡童鞋的对象是谁,猜对了有剧透哦😇
            
      

        模模糊糊中夏之光也记不清那人是怎么放开他的,他是怎么走到教室的。

          意识回笼之时自己正脸朝下趴在桌子上,旁边的郭子凡用手肘顶他:“喂,你到底怎么啦?一直不理我。”

         “喂,要上课咧。”夏之光摇摇头,深吸一口气,才把埋在手臂里的头抬起来,

         正好就看见那人从教室前门进来,一边捞起白色T恤擦脸上的汗,一边直直地盯着他,朝他走来。

          夏之光赶紧低下头去,随便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翻开。 
       
         眼波余光却像管不住似的,自动把那人走来的双腿纳入视网膜成像。

            那人的气息越来越近了,连刚刚激烈运动之后生生的那种味道也像烟雾一样萦绕过来。
      
            夏之光莫名地紧张起来。  那人越走越近,最后竟在他桌子面前站住了,

           全班一下子安静下来
  
   这黑道私生子平时都不主动挑事的,难道今天破例了?还是说钢铁大王的乖乖么子主动招惹他了?

        黑道私生子对上商界公子,真是一场好戏。 

          瞟见那人白色的T恤,夏之光心脏急速鼓动,连握着书页的手都微微发抖。
     
       睫毛也垂着微微颤动,书上写的什么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谭晋有些警觉地站起来,防着那人动手。要真干起架来夏之光那白斩鸡是肯定不行的。

      他从小当女儿一样富养,厨房都没进过,更别说干架了。
        在一片屏住的呼吸声中,那人只是半蹲下来。右膝点地,一手搭着他的桌子,一手撑着地,竟然跟坐着的他一样高。

         “没事吧?”陈泽希问。
     
       “嗯……没事。”夏之光低声答道。

  被全班这样注视着,真是如芒刺在背。

        “去保健室看了没?”  “不用,真的没事。”见那人还蹲着不起来,夏之光鬼使神差又说道:“你快回去坐着吧,要上课了。” 

           陈泽希这才一使力起身,往教室最后一排走去。整个过程秦戈一眼都没敢看他。

          陈泽希一屁股坐下去趴着睡觉,大家才从震惊中缓过来,教室里才又逐渐有了说话的声音。

            郭子凡吞了口口水,才摇摇晃晃坐下来,戳戳夏之光说:“吓死我了真是……我还以为他要怎呢。诶,你跟他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惹上他的?”

“没,经过球场的时候被球砸中了,好像是他手下一个人。”夏之光低着头说。 

       “那他还算有点良心嘛,还知道来问你有没有事。”  “嗯……”

      岂止是问我有没有事……他还……他还……

        “我还真服了你了,敢支使他回去坐着……我还以为他要大骂‘你他妈是谁啊敢这么跟我说话’之类的……吓死了真是。” 
   
    “他没这么凶恶吧……”夏之光被郭子凡夸张的语气和表情逗笑了。
      
“诶,话说你真的没事么?砸中哪儿了?” 

  “左脸……”

  “靠,该不会肿了吧。”郭子凡一边说一边想把夏之光脑袋扭过来看看,

      夏之光赶紧挣开来:“老师进来了,干嘛呢你。” 
    
         夏之光一下午都摸着脸颊,觉得怎么热度一直退不下去。也不敢扭头看斜后方,因为那人坐最后一排。 

            不过这件事当天下午就疯传开来。不少人惊异于黑道私生子居然和钢铁大王贵公子有交情。
     
         高年级几个头头听到这件事更是烟都差点没叼住:什么?林熙烈居然蹲在别人面前?有无搞错?! 

        放学时夏之光又被几个女生缠住问问题,大家试想

一下,一个呆萌学弟,脾气又好,说话还带着一股奶

音,连郭子凡都觉得,如果夏之光是个女孩,自己也一

定会追的

       但是,郭子凡很无语,她们真的是有好好学习吗?大前天讲的最基础的内容还好意思拿来问?问问也就算了,穿得这么暴露这算个什么事儿?现在都深秋了还搞超短裙?出来卖才是真的吧? 

        见夏之光还在耐着性子一道一道讲,郭子凡实在受不了,拉上他就走
  
    “对不住啊,今天夏之光有急事!” 
    
        两人一顿疯跑,秦戈累得弯腰直喘气:“你干嘛……跑那么快……她们……她们又不会……追来……” 
  
     “你还说!你跟她们讲什么啊讲,明知道她们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好拒绝……” 
     “你就是心软。你今天不拒绝,明天来骚扰你的人就更多!到时候我看谁救得了你!”郭子凡一边抱怨一边扯着秦戈往校门口走。
          “哎……”  “你看她们穿成什么样子,说不定就是在外面***,又不是什么好货,用得着你怜香惜玉么!”  “好啦好啦,你真毒舌……”  “我为你好你还说我毒舌,你……” 

谭晋

郭子凡说到一半不吭声了,夏之光正在疑惑,抬头一看,那人竟站在那里…… 

        已经放学几十分锺了,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校门口那人叼着烟斜靠着黑色机车就显得特别显眼,好像等谁已经等得很不耐烦的样子。 
      
       夏之光有些犹豫,还是低下头快步走了过去。快要擦身而过的一刹那,那人终于开口了:“喂。” 

      夏之光无奈停下脚步看着他。  林熙烈拿下嘴里叼着的烟,说:“我带你去看看医生。”
    
      说着就把烟扔在地上踩灭。

      “不用麻烦了,我没事的。”  那人“啧”地还想说什么,郭子凡嘴巴更快:“他家有私家医生,有事他们会治。” 

        陈泽希冷冷扫来一眼,周遭气氛立刻冷下来:“我没跟你说话。” 

       夏之光连忙上前一步,低声说:“我真的没事……谢谢你……”

        那人若有似无地轻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我怎么觉得那家伙对你关心的过分?”郭子凡伸长脖子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黑色的机车在马路上极其拉风。 

       “说什么呢。”夏之光继续朝校门口走去。

      “诶你别生气嘛。”谭晋笑嘻嘻地小跑两步跟上来。“玩笑玩笑啦。”

此时,郭子凡的收集伤正显示着一条信息,一条让郭子凡浑身发抖的信息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