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味的冰淇淋

本坑王我,万年坑都没填完

第六章

      训练告一段落,以后应该可以两天一更啦,加油!!!        

             接下来就是半期考试,夏之光一门心思扎进了功课,刻意地不再去想这些杂七杂八的。 

  

            那人从那以後好像也不认识他了似的,并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经过他课桌也从未停留,仿佛那天的事情只是幻梦一般。

             上课照睡,照样迟到早退,跷课打球,骑著机车来去,旁若无人地抽烟。 

  他们只是偶尔有了一点交集而已。毋须过分紧张。

   
  半期考试夏之光毫无悬念稳坐第一,发卷子的时候他好奇地想听那人得了几分,可老师根本没念到那人的名字。

       从前没注意过,难道其实每次老师都完全忽略那人的?夏之光抱著收上来的作业本边走边想。‘

  ’ 
   推开教师办公室的门,老师们正坐在一块议论。夏之光把一叠作业本放在班主任桌上,不意听见班主任说:“是啊,这两三天他都没来呢。”另一个说:“没人管他他还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算了,这不正好少一事。” 
  这几天刻意忽略,不去看最後一排,没想到陈泽希竟然已经两三天没来上课了。 
  “之光,还有事?” 
  夏之光一激灵,竟冲口而出:“老师,我去他家看看吧。” 
  几个老师都愣了。 
  

        学生不来上课,按理说该通知家长。可陈泽希这真是特殊情况,一个电话打过去指不定遇上什麽事儿呢。

              管了吧人家嫌多事,不管吧万一出个万一,闹到学校来,还真担不起这责。

         刚好前段时间陈泽希和夏之光这事老师也有耳闻,说不定让秦戈去,同辈之间还好说话点。 

            班主任脑子里转了N个弯弯,从抽屉里拿出了联络簿,翻到了陈泽希家的住址。 
  

“你就去看看他什麽情况,回头给老师汇报下就成。” 

  “嗯。”夏之光把地址和电话抄在了纸上。 
 
  陈泽希虽然是私生子,陈广还是在市中心买了幢不错的别墅给他。

      虽然离富商金屋藏娇的豪宅差了一点,比起电梯公寓什麽的那是绰绰有余了。

        小区门口的保安也是尽职尽责,拦住夏之光盘问了半天,幸好夏之光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举手投足极有教养,来历也答得条理分明,保安叔叔登记一下也就放行了。 
  

               夏之光在门口按了按门铃,不多时里面便有一个女声问道:“谁呀?” 
  “您好,我叫夏之光,是陈泽希的同学,林熙烈这几天没来上学,老师很担心,让我来看看他。” 
  

         门一下子打开来,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原来是少爷的同学啊。快请快请。少爷这几天生病发烧了……”

  
  陈泽希家房子很大,只住著两个人,便显得尤其空旷寂静。房子装修得很沈稳,并不像一般暴发户那样张扬,收拾得也很干净,只是稍微有一点偏暗。 
  

          老保姆絮絮叨叨,带著夏之光穿过客厅,上到二楼陈泽希的卧室,替他打开门,便下楼去忙活了。 
  

          陈泽希的卧室竟然也很整洁,至少比郭子凡的卧室整洁多了。墙纸连著天花板是海洋般的颜色,深深浅浅,又带著透明的感觉。

         睁开眼望著这样的天花板,不知道是怎样的奇妙感觉。房间正中的大床上,陈泽希正趴著睡著,半个脑袋陷在枕头里,头发凌乱地散著,露出半张轮廓分明的脸。

       雪白的被子盖了一半背,另一半裸露在外,还有一只手臂伸出来垂到地上,蜜色的肌肤和结实的肌肉展露无遗,呼吸的一起一伏都看得清清楚楚。 
  夏之光轻轻走近了点,想把被子往上拉一点,孰料才触到被子手腕就被紧紧抓住了。 
  刚才还合著的双眼倏地睁开来,精光大盛了一下又回复了正常,然後松开了手。 
  

         夏之光觉得自己没做什麽,可就有种干坏事被逮住的感觉。他揉著手腕後退了两步站住:“啊……你两三天没来上课,老师很担心,让我来看下你。” 
  陈泽希这才翻身坐起来,揉了揉一头乱发。 
  “……喝点药吧?” 
  “嗯。”那人淡淡点头。

 
  好像一切都很自然似的,秦戈下楼去找老保姆,端著药上来时候陈泽希已经穿好了裤子。

        上身仍然裸著,露著精健的胸膛,下身穿了个宽松的灰色运动裤,腰上没有一丝赘肉。

           才初中就长到了快一米八的个子,简直足以媲美模特。光是坐在床边盯著地板发呆,都帅气得令人挪不开眼。 

 
  夏之光把水和药片递给他。那人接过一口就喝了下去,水沿著他唇角流下来,他只是随意地一抹,把杯子放在床头。

 
  “还有事,班长?” 


  “啊……你好点没有?……”

    他难道……不知道我名字?不叫我名字也就算了,为什麽要叫班长?…… 


  “死不了。”

 
  “……”

 
  秦戈不知道说什麽好,那人站起身来越过他下楼去了。 


  老保姆从厨房里端出一碗粥:“少爷,喝点粥吧。”

           那人便径直坐在桌前喝粥,夏之光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站在客厅有些尴尬。

          还好老保姆出来打圆场:“同学你坐呀,站著干什麽。我去给你泡杯茶。” 

  自己这样算是个什麽事儿呢?瞎操心来看望他,他连甩都不甩,说不定现在心里正巴望著自己赶紧滚蛋吧。以後真是……不要再自作多情了……  


  那人三两下喝完了粥,夏之光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来说:“这几天的功课和笔记我都带来了,你需要的话,可以抄一下……”

 
  “你觉得我需要吗?”

 
  夏之光实在不知道自己还有什麽理由杵在这里,他觉得自己简直白痴透顶:“你没事就好,恢复好了就来上课吧。我先走了。

 
  还没迈出去两步手腕就被抓住了:“我有让你走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