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味的冰淇淋

本坑王我,万年坑都没填完

第七章

 ……这个恶劣的男人……他到底是要怎样? 


   夏之光想甩掉他禁锢的手,可那人力气极大,握著纹丝不动。

 
   “你……”陈泽希正要发作,老保姆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边还在围裙上擦手:“同学今天留下来吃饭吧?张妈给你做点好吃的。”

 
  夏之光正要婉言谢绝,就听那人说道:“好。”然後不由分说扯著他上楼去。

 
   哪有这麽强横的人的? 


   陈泽希把夏之光推进房间,指指书桌:“你在那儿写会儿作业。”

 
  夏之光无奈,本以为今天看望一下就了事的,结果……晚饭不能回去吃,不知道父亲会不会起疑心。

                  他摸出手机给何司机打了过去,谎称是同学聚会,晚上在外面吃,完了打车回去。

     何荣还好说话点,这种谎言在父亲那边就不知道过不过得去了…… 


  “模范乖宝宝撒谎水平也不赖嘛。”那人在床头一边翻著杂志一边说。 
   “你!”这都谁害的!”以後你烂在家生苍蝇我都不管你!”

 
  “哦?从你这语气来看,今天是你主动请求来‘管我’的?” 

  “……”夏之光正往外拿书的手一顿。

 
   “默认了?”

 
  “……”夏之光默默坐下翻开课本。

 
   “你不说我也知道。那帮老头巴不得我快点滚蛋,怎麽会好心来看我。除非是来看我死了没有。”

 
  “……你别这麽说。” 

  “呵……”那人懒懒一笑。“你爸爸没有告诉你,离我远一点吗?”

 
  “……没有的事。”夏之光摇摇头:“我觉得你不是坏人。”

 
  那人笑起来。夏之光却听得分明,笑声中一点欢乐的意思都没有,倒是有些淡淡的讽刺。 


   想起这偌大的家中,竟然只有两个人,夏之光都有些替他心酸。

 
   他写了几个字,终於又忍不住开口:“说真的……你还是好好学习吧……不能靠家里,就要靠自己啊……”

 
  那人只是轻哼一声,不予置评,夏之光也不便再说什麽。

 
   时锺滴答滴答,一个趴在桌上写作业,一个坐在床沿翻足球杂志,倒是意外地和谐。

       夏之光也不知道自己和陈泽希怎麽就走到了这一步,十几天前两人还明明一句话都没说过。

         他偷偷回头看那人的侧脸,如同斧削刀凿一般,即使面无表情都气势凛然。 


   晚餐做得很丰盛,三个人吃四菜一汤。

         令夏之光惊讶的是张妈跟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在他家这是不可能的。

        虽然他家待佣人也挺好,但饭桌上只有他,父亲,哥哥和母亲四人。

    而看陈泽希的表情,像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一般。

 
   陈泽希看他夹菜,脸色越来越难看,拈了一块牛肉丢进他碗里:“光吃菜?还嫌不够瘦的?”

 
  夏之光刚想开口,那人脸色更黑:“少废话,吃了!”

   
   夏之光委屈的垂下眼眸,那一副受欺负的表情让陈泽希小腹一紧“快吃了!不然今晚别回家了”

   真是霸道!夏之光心里暗道

   夏之光被塞了N块肉,还在那人和张妈一软一硬夹逼下多吃了一碗饭,史无前例地撑。

 
   他本来要打车回去,那人不由分说就把机车推出来,把安全帽戴在他头上,再粗鲁系上。

 
   他从没坐过这种危险交通工具,有些犯难地站著不动,那人终於火了:“坐我车要你命了?”

 
  夏之光无奈跨上去坐著,那人转过头说:“抱好。”他还在茫然怔忡,

那人索性握了他的手交叠了扣在腰上,另一只手扶著机车,一踩发动机竟然

就那麽窜了出去。

 
   黑色的机车在傍晚的夜间飙得飞快,他吓得紧紧抱住那人的腰,那人扣住他的手也一直没移开过。

 
   “你知道我家住哪儿吗?”他大声喊。

 
   那人点了点头。 


   昏黄的路灯散在夜色的风里,一种莫名的情绪涨得满满的。他慢慢把

头靠在那人坚实的背上。恍惚中那人微微地侧了一下头,在後视镜里看了他

一眼。 


   那人像是知道他在担心什麽,在离雕花大门几十米的地方就停下了。

 
   他把安全帽还给那人,低声说了句“谢谢”就快步向前走去。

      按门铃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人竟还停在那里。他摇了摇手,进门去

了,走了几步才听见静谧中马达呼啸一阵远去了。 


   *** 
  第二天上学,夏之光特意多留了个心,门口进来一个人他就瞟一眼看是

不是那人。

同桌郭子凡都看不下去了:“你老看门口看什麽呢?有美眉麽?”他才忙不

迭低下头去。 

可是这一低头,却正好看见郭子凡脖子上的红点,“子凡,你被蚊子咬了吗

,怎么这么红”

“没....没事”郭子凡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无力,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充满

了恐惧,不过夏之光满脑子是陈泽希,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好在那人今天终於来上课了,踩著上课铃从前门进来,径直走到最後

一排座位上去。

        像是不认识他似的,经过夏之光的课桌也没有打招呼。

    夏之光倒也不介意:要是他跟陈泽希表现得很熟络,肯定是要被郭子凡念

到死的。 

           郭子凡他家是搞地产的,跟他家有生意往来,要是郭子凡跟他爸说 

一嘴巴,肯定又是一顿挨训……哎,希望那人病好点了…… 


  放学时夏之光又被几个女生围住了,这戏码三天两头就要上演一次。

  郭子凡无语到极点:总不能每次都让他装恶人吧。正在郁闷间,陈泽希夹

著一本练习册,走过来“啪”地就往夏之光桌上一扔。

 
   几个叽叽喳喳的女生一下子安静了,看著陈泽希冷冰冰的样子,识趣地收起东西先走了。 


   郭子凡心里更郁闷:女生虽然不好搞定,可这个更是不好惹的主啊!

 
   那人冷淡地扫来一眼:“你不走?你也有问题要问他?”

 
  “没有……呃……”郭子凡心想你管我干什麽,总不会你这万年不交作业的也有问题要问他吧。 


   秦戈心里叹口气:“郭子凡,你先走吧。” 


  “哦……”末了还是不怕死地补了一句:“你自己小心点。” 


  那人径直坐在郭子凡的位置上,也不说话,就翻练习册。

夏之光 不知道他想干什麽,也不好撇下他直接走了,只好把作业拿出来做。 
   一直等到打扫清洁的同学也都打扫完毕走光了,那人才开口:“这道题怎麽做?” 


  “……”他有些愣了。 


   夏之光想如果郭子凡在旁边一定会大叫“天啊给个雷劈死我吧”。这是天要下红雨了还是怎麽著。 


   “怎麽?不是你叫我好好学习的麽?” 

——————————————————————————————

郭子凡刚出校门,就看见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停在门口,一只手从车窗里伸

出来,夹着一支烟,手上的戒指让郭子凡脸色白了几分。

郭子凡下意识的扭头就走,却不想车上的人突然出声

“子凡,过来”

郭子凡身子抖了抖,咬紧下唇,却不敢回头

“怎么,教训还没让你记住么”

     车上人的声音平淡无奇,但郭子凡只感受到了阵阵怒意。

   郭子凡脑中浮出一幅幅画面:被绑住的双手,被打开的双腿,炽热的液体

以及被撕裂的疼痛。

郭子凡一步一步挪到车前,打开门,坐进去。

还没坐稳,郭子凡就被人压倒在座位上,一个男人压在郭子凡身上。


那个男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

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

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

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英挺的鼻梁,还有白皙的皮肤…… 

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

,邪魅性感 。

“怎么,凡凡都不听我话了,看来上次的惩罚还不够啊”

男人轻快的语调,像是重锤一样砸在郭子凡心头。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唔”

男人的吻像是风暴一样,席卷着郭子凡如同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狠狠的撕咬,在慢慢的舔舐。

“对不起,我错了.......嗯哈.......不要.......求求你”

郭子凡哀求的声调并没有引起男人的怜悯,反而更加剧烈活动起来

“啊!!!!”

下体被一把握住,狠狠的揉捏,刺激和疼痛感让郭子凡失了言。

只能大口的喘气和不住的求饶

“不......不要,求求你......我错了......不.....”

“宝贝,这是你应有的惩罚,好好享受吧”

男人发声音如同鬼魅般无情

“我......我究竟.......嗯哈.......哪错了”

“呵....”

"第一,你不该见了我就跑"

“第二,谁让你跟夏之光走的那么近”

“某人可是拜托我好好‘调教调教’你”

“唔......疼......求求你.....放过我吧”

“怎么可能”男人的表情一下子冰冷无比

“看来,的确是力度不够。是该加料了”男子邪魅一笑

男子的瞳孔中倒映着郭子凡苍白的脸

“不........不要!!!!”



大家猜猜男人是谁,猜对了,就开车O(∩_∩)O~~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