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味的冰淇淋

本坑王我,万年坑都没填完

第八章

“啊……”夏之光这才有些回过神来。

 
   昨天自己说那句话,後来想想其实真的有点多管闲事。

                 他是他什麽人呢?好像什麽都不是吧。

               那人上学这麽心不在焉,说不定其实以後的路都注定了,

         文凭什麽的根本无所谓。以前父亲就说过: 

                  “龙生龙凤生凤,黑道的孩子除了混黑道还能干什麽。”……没想到那人还真的就听了。……还是逗他开心的?不对……那人干嘛要逗自己 

开心? 


   “喂。”那人没耐心地敲了敲桌子。

 
   “噢……这种证明题啊,哪个定理跟题目巴著边就用哪个……”夏之光拿起

铅笔在纸上画起来。 


   夏之光发现陈泽希虽然很多基础定理都不知道,但是领悟力相当强,

讲一遍就懂,而且几乎是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同样类型的题他完全不需要

做第二遍。而且那人做题也是挑著写,有些题他扫一眼就能讲出做法,然後

就直接跳过去。如此下来效率高得惊人,一个小时就补上了好些章节的内容

。夏之光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他见过的人里很少有像那人这般聪敏的,不知道他跟大哥谁更强…… 


  一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太阳也西斜了,夕阳斜斜地从窗户照进来,那

人又长又密的睫毛格外地清楚,他看得都有点出神。陈泽希的五官有些欧化

,加上两只瞳孔的纯色颜色,几乎可以肯定是混血儿。那样又长又密的睫毛

他也很少见到。那人的手指也很好看。他见过两种手,一种是很男人的,很

粗大的手指,皮肤粗糙,手掌也很厚实,父亲就是这样的手。一种是仅仅是

骨节有些大,手指仍然很细长,皮肤细腻白净,一看就让人觉得应该去弹钢

琴。那人就属於後者。那人的手无论是什麽姿势都异常好看,指甲也很漂亮

,粉红的一瓣,跟翻开的贝壳似的。这些应该都是遗传自母亲吧……他母亲

……应该是个很漂亮的人吧……不过,那人的肩膀又好宽,长手长脚,个子

挺拔,这些应该就是遗传自父亲了…… 


  “喂,看什麽呢?”陈泽希把练习册合上,把笔扔进他文具盒。

 
   “啊……没有……”夏之光忙不迭调开视线,“你这麽聪明,为什麽不

好好学习啊。”他小小地抱怨了一下,把书收进书包里放好。 

         那人懒懒走回座位,把练习册塞进抽屉:“因为没必要啊。”

 

  “那今天呢?” 


  “有必要了。”

 
  这……算是什麽回答?…… 


  那人向他走来,单肩背起他的书包。“走了。” 


  陈泽希推著车,两人踩在金黄的落叶和金黄的夕阳中并排走著,校园里

人不太多,偶尔有几个匆匆从他们身边走过。

 
   “今天你的小跟班怎麽没来?”

 
  “我让他们哪儿凉快哪儿呆著去。”

 
  夏之光扑哧一声就笑了:“有你这麽当老大的麽?

两只眼睛眯在一起,看起来像奶包一样,让人想咬一口

” 
  陈泽希啧了一声:“我又没说收他们当小弟。” 


  “啊……这麽晚了还有人打篮球哎……” 


  篮球场上还有几个人在跑动,似乎有个人还在不断练投篮。 


   “你喜欢打篮球麽?” 


  “谈不上喜欢啦……只是觉得打篮球很帅……跟短跑和跳高一样,有一

种飞翔的感觉。” 
  “那你怎麽不打?”

 
  “……爸爸不让……说很容易受伤……” 夏之光委屈道


  陈泽希嗤笑一声:“你爸把你当女儿养呢?” 
  “……” 


  那人揉揉他头发,不再说话。 


   夏戈家是传统大家族,夏戈大哥叫夏文,大他七八岁。夏之光出生的 

时候夏氏夫妇都年纪都有点大了,老来得子就近乎溺爱,跑动一下都怕摔著

。产妇年龄越大,生出来孩子越文静,夏之光生下来就不太好动,有时坐著

弹钢琴或看书一天,都不出去玩儿。 

   在校门口两人又就秦戈怎麽回家的问题争执了半天。夏之光坚持要做

司机的车回家,何荣在门口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陈泽希耐心耗尽,大为

光火:“你到底上车不上车?” 

  “不上。” 


  昨晚夏之光回家就被夏父逮住一顿盘问,还再三强调下次再有这种情况

让何司机去接。今天要是在何司机眼皮底下坐著那人机车走了,家里还不翻

了天了。 
   夏之光感觉那人就差掐自己脖子了,无奈道:“我爸一定要我坐何叔

叔的车回家他才放心,今天就算你不把书包给我我也会坐何司机的车回家”

那人瞪了他半天,才把书包扔回去给他,自己骑著机车走了,轮胎摩擦地面

的声音格外刺耳。秦戈这才轻吁了一口气:要是连著两天破例,父亲那边肯

定交代不过去的。 

   *** 
  第二天下午班会时间,夏之光的同桌由谭晋换成了陈泽希。班主任刚一

宣布,全班就一片哗然,颇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郭子凡气得脸都红了,忍

住了没当场爆粗口,低声跟夏之光说:“是不是陈泽希胁迫你的?我找老师

去……” 

  “不是!你别去。”夏之光一把拽住郭子凡

。 
   陈泽希没胁迫他。他不知道那人怎麽跟老师说的,上午他还被叫去教

室办公室,班主任问他愿不愿意。 


   “秦戈,陈泽希说想跟你坐同桌。”

 
  “……” 


  “老师还没答应他,你要是不愿意的话,老师可以回绝他。”

 
  他虽然很震惊,但是反应还算快,点点头说:“我愿意。”

         发觉班主任看他的眼光都有点惊异,连忙又补充说:“陈泽希同学最

近好像想上进,我想帮助他一下。这是我应该做的。” 


  班主任愣了半天,还是表扬了他大无畏的精神:“嗯,真是助人为乐的

好孩子。” 


  不过郭子凡嘛……就有点对不住他了…… 


  既然两个当事人都同意了,那麽谭晋的意见就没什麽重要性了。

 郭子凡咬牙切齿地收起课桌里的东西起来

内心想道“赵磊,你真是太过分了”

不禁又红了眼眶,想起那天下午车里的事,郭子凡忍不住抖了抖

脸色有些绯红。

那天直接被做晕过去了,连怎么回家都不知道。

真是太.......太丢脸了!

郭子凡狠狠瞪了陈泽希一眼。

        林熙烈还是懒懒的样子,把课桌里几本杂志几本练习册搬过来就坐下了。 


   班里叽叽咕咕了一阵,在班主任一声呵斥下安静了下来。


   那人翻开练习册,从他文具盒里抽了一支笔就写起来。班主任看到这

一幕满意地踱出了教室。 


   夏之光其实心里远没有表面上那麽淡定。


不知道为什麽,他就是觉得陈泽希很特别。大概是因为以前没有遇到过这种男人吧。 


   忽然放在膝盖上的左手被抓住,一个温暖的物事塞了过来。 

评论

热度(9)